之后我就再没见过他

2020-03-24 04:21

昨天凌晨3点15分,被温州市纪委“双规”的温州市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、总工程师於其一被温州市中西医医院医生宣告死亡。

死者於其一的妻子吴女士昨晚接受记者采访时数度哽咽。她称,昨天凌晨2点左右,她接到温州市工业投资集团纪委部门工作人员通知,赶到温州中西医医院看望於其一,“他身上全是伤,瘦得不成样子。医生正在抢救,告诉我(於其一被)送过来时就已经不行了”。吴女士称,医生告诉他於其一于前晚11点多被送到医院,“医生没讲清楚具体病情,只是说在抢救,个个体征都有问题”。凌晨3点15分,医生宣告於其一抢救无效身亡。

昨天早上8点多,温州市纪委派人向死者家属表示慰问。下午,检察院工作人员也找到吴女士了解情况。吴女士称,她已向温州市纪委及检察院工作人员要求,彻查於其一的死因,“为什么要等到人不行了才送到医院?为什么非要送到距离很远、条件不怎么样的中西医医院?”家属要求省外的第三方鉴定机构参加於其一的尸检,并准备聘请尸检方面的专家及律师,要求共同参与该事件的调查。

吴女士介绍,於其一今年41岁,于去年8月份到国务院国资委监事会工作局挂职锻炼一年。今年3月1日晚8点多,於其一从北京回温州,“当晚9点,有个证券公司的朋友告诉我,纪委在查於其一的股票账户,我很奇怪,我们有好几年没炒股票了。但於其一在飞机上,联系不上他”。10点40分,於其一搭乘的航班抵达温州,此时吴女士已在机场外等候,於其一却在电话中告诉说有朋友接他,“另外一个人在电话里要我先回去,之后我就再没见过他”。

吴女士没想到,再次相见已是38天后,她见到的是一具满身伤痕的遗体。

吴女士称,当晚检察院反贪部门介入调查,医院、检察院、死者家属三方共同监督下封存病历。家属称,病历显示,於其一刚被送到医院初步诊断为溺水。

家属称,他们希望检察院的人能帮忙找到纪委的人前来说明情况,但检察院的人说他们不方便转达,同时要求家属尽快将遗体送往殡仪馆。遭家属拒绝后,凌晨4点左右,来了20多名身穿特警衣服的人,“硬把他(於其一)运到殡仪馆去了”。